情趣相近 主旨有别

时间:2018-10-17  编辑:admin
        ——东西方两大啤酒盛会的差异和启悟
林 醒 愚

 
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节日定义为“文化的空间”。沿着这个空间向前探寻,穿过由声色传达的显性张扬,或可洞悉节日隐性的精神底色,从而抵达由岁月构筑的文化特质和专属旨趣。由此,也可求索不同题材节日相似的发酵机理,以及相似节日不同的存续理据。

  世界上以啤酒为介质催发的两个最知名节日,当属慕尼黑啤酒节和青岛国际啤酒节(以下简称“两节”)“两节”创生在完全不同的时空背景里,行走在情趣相近的欢娱路途中,各自标注和演绎了东西方最具代表性的啤酒盛会风采。本文在对“两节”长期比较的基础上,理顺并归结出同一题材节日的差异性演进,以及在对差异性的解析中获得的启悟。

  一、“两节”之概况

  慕尼黑啤酒节(Munich October Festival)1810年肇始,迄今走过208年历程。期间,因战乱及重大疫情等原因偶有间断。截至2017年已举办184届,其耐久的生命力和持续的影响力世所罕见。节日为期16天,消费啤酒约700万升,吸引近700万人参节,其中国外游客100万左右,约占总人数的16%。节日每届创造经济收益约11亿欧元,提供临时工作岗位1.2万个。

 
  青岛国际啤酒节(Qingdao International Beer Festival)1991年创办,是青岛最具人文气质和开放特性的市民狂欢节,也是国内和亚洲最大的酒类节事。节日曾长期坚持每年举办16天,每届消费啤酒约150万升,接待市民和游客300万左右,其中,外地游客占51.9%,境外游客约占2.3%。青岛啤酒节每年发生在会场内的费用约8亿元人民币,对青岛旅游经济和相关产业的拉动近40亿元人民币(以上均为2014年单一会场的数据,近年因设置多个会场,统计数据不详或不实)。
 

 
  二、“两节”之渊源

  与慕尼黑啤酒节相比,青岛啤酒节是后来者,各自的首届相差181年。但“两节”却有四大深邃而清晰的渊源——

  首先是越洋的物化渊源。1903年德国商人引进青岛的啤酒生产设备,刚好源自德国慕尼黑,而且多为当时最先进的酿造设备。经过两个多月的海上漂泊后,终于运抵他们在东方的殖民地,那里的5000多名德国驻军和不断涌入的欧陆侨民,正企盼结束没有啤酒相伴的日子。现今青岛啤酒博物馆的镇馆之宝——一台西门子电机,可以为那段岁月佐证。因为同一型号的电机世界上仅存两台,只有青啤博物馆的这一台通电尚可运转;

  其次是悠久的风味渊源。青岛啤酒的风味百年如一,其源头来自1903年由德国引进的酵母种群,最初由德国酿酒师奥古特把持着口感的一贯,其后是一代代青啤人的坚定奉行。也就是说青岛啤酒一直沿承德国1516年颁布的《德意志啤酒酿造法》,始终恪守着比尔森(Pilsner)风味的醇厚。故此,1903年投产的青岛啤酒,三年后就在慕尼黑世界啤酒博览会上获得金奖,这是保守的德国人对域外一向吝啬奖赏的一个例外;
  再次是文字发明的渊源。纯正的欧陆啤酒是德国人引进中国的,落脚点恰好在青岛,而当时华夏的辞书和字典中均无与Beer相对应的汉文,这为青岛创意发明先前未有之汉字,提供了近水楼台的机会和可能。因为啤酒在德、英等西语的开头字母都是“B”,所以最初的产品竟以“皮酒”或“脾酒”等来命名,这显然是个只响亮不文雅的名称。于是青岛人苦心孤诣地造字,以形声字的拼合之法将“啤”字组合起来,发明了今天中华大地上早已通用的“啤”字;

  再次是节庆的汲取渊源。不仅啤酒是舶来品,啤酒节也几乎是舶来的庆典。28年前当啤酒作为办节主题确定后,整座城市竟无人通晓如何筹办,只好依托当时的青岛啤酒厂去全力承办。主因是只有那个企业的领导多次去德国考察,顺道参观过慕尼黑啤酒节,正是凭着匆匆的印象和几帧照片,一个生产型的企业鼎力而艰难地操持了一座城市的盛大庆典。所以,首届青岛啤酒节无论内容还是形式,都像是微缩版的慕尼黑啤酒节;

  最后是近似的文化渊源。“两节”一个落脚德国慕尼黑,一个驻足中国青岛绝非偶然。若调长历史的焦距就会发现,啤酒文化的长久浸染,为节日的萌生提供了丰富的培养基。慕尼黑若没有数百年、青岛若没有一百多年的啤酒生产历史,两座城市都不会确立在各自大陆板块上啤酒之城的卓然地位。换言之,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品牌的历史与一座城市历史,像青岛啤酒与青岛这样水乳交融、密不可分,这样拥有持久而深厚的幸福粘度。因为任何城市的节庆都不可能毫无根底的生发,仅通过大手笔的绝妙策划,就可以无厘头的一夜成名。在德国,柏林和斯图加特就是生动的反面教材;在中国,有至少50多个城市在举办啤酒主题节庆,半途而废或难以为继的例证不胜枚举。
 
 

 
  三、“两节”之差异   

  (一)创办背景不同——无心插柳与有意而为

  无心插柳——时光回溯到208年前慕尼黑的秋天,那场巴伐利亚王储的婚宴与一座城市节日的概念相去甚远,甚至不能以“节”相称。虽然国王也邀请了王公贵族和亲朋好友相聚欢宴,也安排了赛马、射击和荡秋千等百姓喜爱的活动,但它的本质仍是一场私人宴会。后来,每年十月对那场婚庆年复一年的纪念性聚会,渐渐为人们所期待并形成欢聚共饮的惯例,于是这个享誉四海的盛大节日开启了两个多世纪的欢快之旅。

  有意而为——日历翻转到28年前的青岛之夏,这座滨海之城正欲创办一场盛会,为建置百年的历史节点和改革开放的不菲成就助兴喝彩,于是,青岛国际啤酒节在多方需求和催生下缤纷崭露。从此,啤酒+节日就扮演了搭台的角色,然后引出经贸、文化、科技、体育等一长串诉求共同登台唱戏。这番台词几乎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节庆活动,在指导思想方面的标配。由此推断,国内有较大影响的新兴节事,其创办之初都有强烈的主观意愿,且有促进经济发展的确切动机。

  其二:办节目的不同——幸福载体与工具借助

  幸福载体——慕尼黑啤酒节始于十九世纪初叶,由最初的王室婚典演变为全民的节日。所以,他们从一开始就无须为节日设定任何明确的社会功能,举办目的很纯粹,就是为公众创造虽然惯例却依旧着迷的渴望。节日往往越单纯就越有魅惑,越多负载就越显沉重和难堪。那个节日虽有浩浩人流却处处尽显轻松,无论主办者还是参与者,都没有紧张的情绪和紧迫的动机,节日也因此成为人们对慕尼黑津津乐道的幸福载体。

  工具借助——青岛啤酒节发端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革大潮渐入佳境之时,因而被一再赋予纷繁的社会功能——既要促进对外开放,又要展现城市文明;既要提速旅游经济,又要拉动相关产业;既要播扬城市形象,又要构建社会和谐……换言之,就是将节日作为实现城市功能的工具来使用。近几年的啤酒节更趋具化,多个区市争相拿啤酒来说事,以办节为抓手,易于使节日陷入政绩化和功利化的渊薮。
 

 
  其三:时间选择不同——顺其自然与刻意追求

  顺其自然——慕尼黑啤酒节的本名是慕尼黑十月节,之所以选择十月且历经两个世纪不改,自有其深刻的原因。一是那场两百多年前的婚礼在十月举办,对那场婚礼的纪念日只能放在十月;二是传统的啤酒窖藏方式决定,刚好九十月间酿出新酒,需将盛装陈酒的大桶腾出来贮藏新酒。而原有大桶里的陈酒要么倒掉,要么供民众开怀畅饮。所以那个节日来临之际的场景,很有开仓赈济、普惠众生的意味;三是秋收之后的农闲时节才是全民参节的最好时机。所以,慕尼黑啤酒节在时间的选择和关照上,偏重对传统和习俗的尊重。节日始终在金秋时节举办(并非最适宜的旅游时段),16天的节期坚守了百年,这本身就蕴含令人敬重的老道。因为节日不仅容量有限,而且规制有约,最起码要有特定的时间约制。

  刻意追求——青岛啤酒节在时间设定上有两大特点:一是总体追求与旅游旺季的紧密绑定,二是时间与时长具有随机的任性。比如,最早的一届6月23日举办,最晚的一届9月20日开幕;举办天数最短9天,最长达32天。显然,这种不确定性的发生是对重大事件和重要目的的避让。比如,1999年9月19日开幕,目的是通过节期延后来人为拉长旅游旺季;2008年奥运会帆船比赛那一届啤酒节,被特意延至9月20日开幕。2016年青岛西海岸的啤酒节会场执意将节日拓至32天,其意图就是想把青岛之夏旅游旺季的收益一网打尽。举办时间上的不断调整和延长,折射出时代的整体浮躁及其对节事的负面影响,也反映节日本身的皮肉稚嫩,至少还缺少规律化的筋骨。

  其四,会场布局不同——凝聚核心与分分合合

  凝聚核心——慕尼黑啤酒节200多年从未辟设分会场,只有部分厂家趁热打铁,在慕尼黑市内的部分公园里另设30处左右的小型啤酒花园。他们不在乎节日规模膨胀有多大,而在意节日文化的核心凝聚力有多强。实际上,慕尼黑啤酒节的参节人数已经数十年维持在六、七百万之间,每年的增减基本由德国或欧洲经济状况的好坏而定,出现潮涨潮落实属正常,一味的贪大和攀高才是异端怪相。再者,同一题材节日的同城竞争,被认为是文化稀释和消费自残行为,人们自然深知此理,从未动过扩容以求增量、加大以撑脸面的心思。节庆有道,不能偏离,只有认清和遵从节日的发展规律,才能长远地赢取健康的未来;节庆如人,各有天性,首先要守住自己的性情本分,其次是不涉他人的文化尊位,不能为解一时之渴就染指别方领地,更不当模仿炮制毫无人格内质的粗砺节事。

  分分合合——青岛啤酒节27年来走过 “五分五移”的历程。先说五分,1996年、1999年分别设9个和11个分会场,2004年设东西两大会场,2005和2006年均设东西北三大会场,2015年设置崂山区和西海岸两个会场,去年更是奇迹般的设了12个节日会场,仅西海岸新区就设了1大7小8个会场;再说五移,从首创的中山公园,移至临时的汇泉广场,再到崂山的啤酒城,又辗转于世纪广场,后分流到西海岸,前两年市里提出“山、海、城、村,全城狂欢”的办节布局,引致青岛的四区一市五大会场竞相举杯、共同献演。十多年前扩张期间,青岛啤酒节的奋斗目标直指慕尼黑的参节人数,追赶十年后目标非但没能实现,反而差距愈加拉大。节日不能拔苗助长,也不能靠摊大饼式的增容来达至目标。间歇性的缩放和流徙,必定使节日失去文化定力和公众引力,必然带来节日品牌的价值消散和信仰漂移。

  其五:节日纯度不同——用情专一与莫衷一是

  用情专一——首先是参节品牌准入的专一。慕尼黑啤酒节只准许本市的6至8家啤酒企业进场搭篷,从不允许该市以外的世界上任何啤酒品牌进驻展销(巴伐利亚州的也不例外),更别说在城中搭建啤酒大篷。这既反映出慕尼黑人对自产啤酒品质的自信,也说明他们的节日不仅关乎啤酒的销量和收益,更着力啤酒文化崇信的锻造;其次是文娱表演形式的专一。那个节日舞台上,听不到流行音乐,看不到时尚表演,全是巴伐利亚当地的民间歌舞和原汁原味的乡村音乐。这种两百年来一直排拒外来演艺形式的决绝,透露出他们文化自产自娱的坚实信念;再次是行头和道具的专一。慕尼黑啤酒节的重头戏是开场盛大的巡游表演,人们穿戴传统的民族服饰,吹奏着乡间调式的乐曲,驾驭着马拉酒桶的花车,载歌载舞地向啤酒城快乐进发。德国是汽车制造业发达的国度,宝马公司的总部就在慕尼黑,按说不缺少现代交通运输工具,但人们坚持采取古老的运酒方式,仅此一点即可映射日耳曼民族的执着之心和敬奉之意。

  莫衷一是——青岛啤酒节和国内许多节日一样,创办以来就染上浓厚的国际化情结,习惯摆出盛情邀四海的姿态。在品牌参节方面,2011年达到开放的峰值,来自世界五大洲、产销量排名前十的20多个国家,40多个品牌的300多种啤酒悉数参节,确乎是万国啤酒博览的繁盛景象;在巡游演艺方面,2012年是历届之最,邀请了十几支国外巡演团队,让参节公众大开视觉洋荤;在参节优惠方面,2011年攀上巅峰,为了吸纳更多不同的肤色参节,那年国外和港澳台游客均实行免票,并开辟专用绿色通道,让异邦友朋们尽享非国民待遇。反讽的是,青岛与慕尼黑素有来往,他们却从未邀请青岛的演艺团队前去表演,我们去慕尼黑参节必须提前半年由对方发出邀请和预订餐位,且从未有价格上的优惠,更谈不上享有专用通道的礼遇。

  其六:精神气质不同——形神兼备与神貌有隙

  形神兼备——慕尼黑人对啤酒和节日具有源于传统的骄傲和发自心底的热爱,那份热爱既不需要装饰,更不需要掩饰。无论巡游队伍里洋溢的情绪,还是啤酒大篷内欢畅的豪饮,亦或嘉年华娱乐渲染的激越,处处都流露情真意切的期待,时时都膨胀一逞英豪的欲望。正是这种原发性的渴盼和宣泄式的欲望不断往复重奏,有机融合了节日形的神采和神的气质。

  神貌有隙——青岛人对啤酒和自己的节日也十分钟爱,但官办体系打造的承办机制会带来诸多先天不足。比如策办者的任务意识,将节日筹划作为完成上级交办的事项,鲜有主观能动的挚爱以及为这份挚爱的真情付出;再如外请表演团队,只有形式上做作和空洞的夸张,难有精、气、神、形的统一。用钱雇来的表演只能为钱卖力,不会为本土演艺传统的形成做分毫的积淀。

  其七:收益观念不同——长远蓄养与竭泽而渔

  长远蓄养——慕尼黑的参节厂家本身就是当地著名的啤酒生产企业,他们自然会力尽地主之谊,将节日作为与消费者进行感情沟通的纽带,当作企业展示形象和品牌促销的平台。为此,他们并不在乎节日本身十六天的收益,而是十分舍得人财物的投入,以期索取绩效长远的回报。那个节日场地上的啤酒大篷内外装饰十分考究,节日期间的酒菜价格也很公道,目的就是为了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和培养啤酒的口感忠诚。

  竭泽而渔——除了青岛啤酒近水楼台的地利优势,在青岛经营啤酒大篷的都不是真正的厂商,而是层级较低的代理商或是分销商,是拿他人之酒来加盟节日的,这就难免频现弊端。其一,因得不到厂家的直接支持,酒的价格会居高不下;其二,并非推展自己的品牌形象,就鲜有大的宣传投入;其三,没有长期的经营策略,必然意欲通过十几天的节期多捞银两。如此,就会导致装饰简陋、酒价奇贵、食品质次、服务不佳等,并由此导致公众怨声和媒体诟病。
 

 
  四、比对之启悟

  通过上述比对,东西方两大啤酒节的差异已然明晰,由差异衍生的诸多启悟也大致明了。这些启悟未必体现在具体的筹办事务上,而是着力于节日主旨理念的开启和反省意识的开悟。

  启悟之一:信仰的锻造

  啤酒最初在欧洲的着陆点恰好在修道院或是教堂,在那个距天堂最近的地方精心酿造着被人们称作“上帝的饮料”,专供从事宗教训导的僧侣们饮用。所以这种嵌入灵魂深处的饮品,早已被慕尼黑人视为同阳光、土壤、饮水和食品一样,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五大元素之一。因喜好啤酒而每年执意操办的啤酒节,就是他们以虔诚和欢娱之心维系信仰的场所——表达信念忠诚亦或情感专注的精神教堂。

  中国各地的新兴节事大都涌现于改革开放后,在集中爆发和熙攘登场的奔途中,常现资源占有和题材归属之争,也有极度相似和高度重复之滥,更多盲目攀比和莫名追仿之殇。比如近几年夏季,国内都有50多个城市的啤酒节一哄而上、一派乱象,其举办初衷和终极需求必是奉经济创收为圭臬。在此情形下,每个节日的个性都无以凸显,何以侈谈信仰?由此想到,三十多年来国内新兴节事最大的缺失,不是总体不够庞杂,不是投入不够巨大,不是名声不够响亮,不是形象不够闪耀,而是普遍存在信仰忽视和精神乏力,既没有夯实牢固的文化基底,也没有鲜明的特色符号,更稀缺足以形成传统的特定仪式……凡此种种,既揭示了开放大潮裹挟下国人精神状态的恍惚,也潜隐了国内节事以“发展是硬道理”为导向造成的集体内伤。

  启悟之二:本土的强化

  成熟的节日都有相对固定的主场,而且基本不去寻求和辟设客场。慕尼黑啤酒节二百载如一年,年年都持守特蕾莎广场。期间,也有扩大规模和异地举办的建议,但均未被主办方采纳。吊诡的是,近年国内多地出现诈称与慕尼黑啤酒节合作或以该节冠名的节日,这显然是子虚乌有。慕尼黑有极强的本土意识,深知外来啤酒的文化附着性很强,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极具侵占性,所以对节日的态度当仁不让、守土有责——既拒绝外来啤酒参节,也不会离开本土办节。为此,我很认真的问他们是否有过节日的品牌输出与合作,得到的回答简短而断然——Never。由此联想到国内那些底气不足、安分有缺的节日,总是热衷走出本土到国际舞台上露脸,确是对节日命途的无知和走向的误导。

  青岛啤酒节以往成功的重要保障条件之一,就是拥有连续18年未曾游移的办节场地——青岛国际啤酒城,而且是国内唯一举办啤酒节的专用场地。其它城市的啤酒节多在非专用场地举办,如大连在星海广场,天津在天津乐园,哈尔滨在冰雪大世界。青岛近年的情形令人忧虑,单单本土就设了十几个会场;青岛啤酒作为企业,在全国50多座城市办节,结果必然是节日之魂渐离本土,原本传播城市精神和文化特质的功能消减,迅速矮化为凡俗的商品促销行为。如此这般,谁还向往东方的啤酒圣地青岛,谁又会为节日舞动的特有神采所感奋。

  启悟之三:时空的特定

  节日不是平日,它的基本特性在于“有限”而不是“无限”,正是这种时间和空间上的双重限定,才构成了节日特定的“场效应”,来吸引人们适时适地适量地挤入这个欢乐之场。假若把中华万节之源的春节无限延长和摊大,它也会失去那个特定时间和特定地点的巨大牵引力。慕尼黑之所以不对节日时空加以拓展,概因他们深知节日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限量,反而能产生更旺盛的欲求,正是所谓的饥渴营销之法。

  青岛啤酒节近年在时间上的随性延展,在地盘上的任意扩张,已使其失去魅力的准星,让市民无所适从,让游客莫衷一是。因为那个特指的吸引物散化了,那个特定的时间段被支离了,节日成了随时随地可以加入的常态,而不是特别的事件和特殊的时态,也就必然失去那份特有的期盼和向往。毋庸讳言,国内节庆活动多半都没有规模上限的设定,多多益善是普遍的心理需求,届届都有数字递增的渴求自然会埋下竭泽而渔的隐忧。

  启悟之四:血统的提纯 

  伟大的节日总能赢得特定族群的长久拥戴,而拥戴的前提是横亘良久的信奉,这种信奉既能洞穿岁月,又可照见未来,是大至一国一族,小到一城一池尊奉的快乐信条和生活准则。日耳曼民族性情不苟,秉持传统,对啤酒和节日都秉承纯而又纯的价值观。比如,一部五百多年前颁布的《酿造法》遵行至今从未走味跑调,不仅持续维护口感的纯正,还要不断叠加信念的坚实;再如,将国外的啤酒产品拒之节外,不是狭隘的自闭而是高贵的自持,此举并未使德国的啤酒品质逊色于人;再次,不许国外流行的文娱形式染指慕尼黑乡间的演艺风俗,让世人体味到他们看似技艺朴拙却内心不乏豪迈。一句话,人类社会沿袭百年以上的节日都是有血统的,而且大多纯正、清绝又尊贵。

  我们却走上了反其道而行之的狭路,且慌不择路又不甘寂寞。一是名份上不加“国际”二字,就失魂落魄、精气全无,所以国内近三分之一的节日都在名称中毫不含糊地傍上“国际”;二是唯恐没有外来的叫好为我们捧场,所谓的国际化色彩仅靠表面化的“刷脸”来成就;三是即便只有三两个老外到场,也会引发媒体的高度聚焦,不管真实身份如何,都要用外语进行装饰性翻译;四是竭力创造机会让节日“走向世界”,唯恐不被友邦接纳和拥抱。其实,衡量节日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,恰恰不是含纳能力的大小而是拒绝实力的强弱。文化意义上的杂交未必能产出新的优势,改革开放四十年付出的沉重代价之一,就是我们的文化血统被悄然地掺杂和置换而不自觉、不自省,节日作为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显然已处于较深的沦陷之中。

  启悟之五:平等的营造

  “节日是人类发明的最大的仪式”(维克多·特纳Victor Turner),这个仪式的终极目标是创造感动,而实现感动要靠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流和畅快互动。在西方,无论传统节日,还是新兴节事,可以有神的崇高感,不会有人的尊卑感;可以有去主角化的过程,不会有泛爱力的丧失。所以,当圣诞节和情人节这些西式节日大举袭来之时,浓浓的人情味和欣欣的欢愉感很快就攻城略地、征服人心。节日的本质就是对原有秩序常伦和既定规制的颠覆,是通过快乐亦或狂欢来实现对贫富、身份、地位等差别的模糊和暂忘,其核心意义在于营造人的平等和尊重。

  国内的新兴节事大多脱胎于官办的母体,且长期依靠权力资源的哺乳,即便近年时政新风有所逆转,许多节日也进行了貌似还节于民的包装,可总体上尚未真正断奶并远离官府的襁褓。经过乔装后的体制机制,依然有政府的身影在为过去的堂皇站台;经过伪饰的市场化运作,照旧深印着为官方埋单的明显痕迹。节日作为公共产品,本应最大程度地体现对公共利益的照望,但国内新兴节事的基本面却是:等级台阶的排序感仍未消弭,节中受益最大的也不是平头百姓。由此可见,不是在名义上退出主办承办、在主席台第一排不再显影、在财政资金上不予列支,就意味着节日平等时代的到来。

  启悟之六:创新的摈弃

  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不怕老,一是古董,二是节日。没有任何国家和民族会为自己的节日太过古老而汗颜,相反他们会为恒久的承续而自豪。慕尼黑啤酒节对年年讲求创新不予点赞,总觉得把大量时间精力用于策划和创意得不偿失,因为他们更热衷原汁原味的届届承继,并确信在形式和内容上敢于重复才是厚重之节的象征,而不停地追求新意就是对节日传统习俗的无视,对现实运作的无力,对前景预期的无望。

  综观国内新兴节事的现状,大有集体罹患创新综合症之嫌。比如,青岛啤酒节28年了,每届都要求开城方式、场地布局、篷屋装饰、活动内容、宣传角度等,再创新意、更具亮点,其结果必然是边创新,边丢弃,流逝了记忆,割裂了文脉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凝塑传统、固化本性、提纯质地。换言之,不断的创新就是节日定位的不停游移,不停的游移就是理念的始终彷徨,而彷徨中的节日无以锻制核心价值,更难以赢获公众追捧。
 
 
 
  节乃国之重器,民之信仰。对于国内各地的新兴节事而言,或许一时难以生成如此宏大的气量,但不能没有这样辽远的想象。就像两百年前的慕尼黑不曾奢望,会成为两个世纪后世界啤酒主义者的精神麦加,成为当今国际节庆业界交口赞誉的超拔标杆。同样,青岛的啤酒节虽只有27载经历,但它根基的深度是115年的啤酒生产历史,它品牌的宽度是行销100多个国家的宏阔美誉。所以,这个节日不能失去预支美好未来的笃信,更要有勇担当下窘况的魄力,惟其如此,才能坚韧不拔地穿越漫漫的坎坷,甚或茫茫的寂寥,逐步抵达节日恢宏的理想之境。

2018年6月6日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

更多 >

庆庆访谈

更多 >

庆庆看节

  • 中国康定国际情歌节

    中国康定国际情歌节

  • 大兴西瓜节

    大兴西瓜节

  • 第十四中国吴桥国际杂技

    第十四中国吴桥国际杂技

  • 中国德宏国际沷水狂欢节

    中国德宏国际沷水狂欢节

  • 湄洲妈祖文化旅游节

    湄洲妈祖文化旅游节

  • 中国杭州千岛湖秀水节

    中国杭州千岛湖秀水节

  • 扬州经贸旅游节

    扬州经贸旅游节

  • 清远清新漂流节

    清远清新漂流节

  • 第十一届中国浏阳国际花

    第十一届中国浏阳国际花

  • 临淄齐文化节

    临淄齐文化节

  • 2014自贡国际恐龙灯会

    2014自贡国际恐龙灯会

  • 海南欢乐节

    海南欢乐节

      

节庆词典

更多 >

中华传统节庆

端午节

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,又称端阳节、午日节、...[ 详细 ]

更多 >

区域传统节庆

浪山节

浪山节,藏语称香琅节,据考,是清康熙四十九...[ 详细 ]

荷兰风车节

人们常把荷兰称为风车之国,风车首先在荷兰出...[ 详细 ]